来自 资讯中心 2019-12-29 23: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娱乐 > 资讯中心 > 正文

以书入画,慕迅自书百联

  作者现为深圳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文/周晨曦

  慕迅先生是一位多才的文学艺术家。我衷心祝愿先生健康长寿,艺术之树常青。

而书画一体作品《舞者喀秋莎》,更是书中有画,画中有书,气韵生动,妙趣无穷。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其一幅题为“迎猴岁、贺新春”的书画一体作品中,“年”字恰似一棵苍劲挺拔的大树,树顶画了一只活泼机灵的小猴,树旁画了一只稳健直立的大猴,附字“申猴纳万祥”。这幅作品,书乎?画乎?实为二者兼而有之,真可谓 “以书入画遒劲生动,以画入书姿态无穷”,书画完美结合,相互映照,妙合而凝,浑然一体。

  这本集子中收入的一百零八副对联,都是慕迅先生自吟自撰,其中颇多佳句绝对,如:做人治艺一桩事,宇宙人生两部书、四面妍光半湖芳影端的宜琴宜诗宜图画,一天清气遍地银妆不知是雪是月是梅花、庭无杂树宜栽竹,囊有余钱好买书、竹影窗间画,泉声石上琴、八方合力抗百年重灾浓情融冰雪,举国同心创千载奇迹豪气壮河山等等,既体现了他对格律掌控的功力,又表现了慕迅先生心对自然、体味自然积极达观的精神境界。数年前,在洪湖公园举办的咏荷诗赛中,我们几位评委将慕迅先生作的一首五言律诗《并蒂莲》评为一等奖的第一名。诗为:同根还并蒂,连理出银塘;质本十分洁,蕊含双倍香;临风幽意远,鉴水玉肌凉;了不关荣谢,相依天一方。由此可见先生广泛而深厚的艺术修养。无怪乎有人称他为融诗书画为一体的新文人画家。

李银川(右)与笔者在电视晚会录制现场

  我认识鲁慕迅先生已经十多年了。他是一位老新闻工作者,也是一位饱读诗书富有才气的文学家、书画家。日前收到他赠我的一本《慕迅自书百联》。捧读这部融诗词书画为一体的著作,对慕迅先生的艺术个性又有进一步的认识,深为慕迅先生的艺术成就而叹服。我向他祝贺书集的出版,对他的书法艺术由衷赞赏。他却一再自谦地说:与你们这些真正的书法家比,我这只能算画字而已。但他说的画字既非自贬,也非自诩,而是有着书画互通,以画入书的含义。正如郑板桥所说:酉北善画不画,而以画之关纽透入于书;燮又以书之关纽透入于画,吾两人当相视而笑也。我观慕迅先生的书法,亦正是将绘画的写意精神、虚实变化、构成因素运用于书法之中,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个性风貌。从这本集子收入的作品可以看出,先生的书法融合了篆隶章草魏碑多种书体,又完全没有某家某人的痕迹。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李银川先生与我是同事,都在电视台工作。其实,我与他,同事之前便已相识。那是1984年夏天,当时还一边土里刨食一边做乡村教师的我,在达拉特旗树林召镇参加伊克昭盟文联举办的全盟小说创作笔会时,通过文友介绍,结识了当时在达拉特旗文化馆工作的李银川。记得真真切切,那是1984年8月3日中午,小说笔会刚刚结束,我受聘于鄂尔多斯电视台的事情也刚刚敲定,李银川先生邀请我及几位本地的“文人墨士”到他家中做客。盛情难却,我们欣然赴约。主人家中悬挂的自己创作的书画作品,以及主人的热情豪爽和才华横溢,都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有缘人终会相逢,不成想,我到电视台上班不久,李银川也调入电视台从事美编工作。

        在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成吉思汗广场西侧的鄂尔多斯市国土资源博物馆门前,标有“鄂尔多斯国家地质公园”字样的大型拱门下,矗立着三块巨大的煤炭实物标本,上面分别写有“乌金”、“墨玉”、“太阳石”三幅书法。在阳光的映照下,这三幅出自李银川先生之手的金粉书法作品,妙笔纵横,姿态万千,爽劲瘦硬,狂放不羁,与中国传统美学遥相呼应而独出意趣,同时也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特别是其落笔用墨不同凡响,虚实开合通透,实与画法相生相发,彰显了李银川“以画入书”的笔情墨趣和扎实功底,给人以潇洒流畅,翰逸神飞的感受。

图片 1

(载2018年3月13日《鄂尔多斯日报·牧笛》)

        李银川,共和国同龄人。他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时任鄂尔多斯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鄂尔多斯市书法家协会、硬笔书法家协会顾问,市政协书画院院士。退休前供职于鄂尔多斯电视台,任节目编导、高级美编。其书画作品在前苏联、蒙古国和国内大型展览中多次展出并被收藏,曾获首届全国新闻界书法大展优秀奖。

        我国的文字,以象形文字为基础,其特点有如绘画。因此,书法也讲求意境,亦能传达作者的感情和气质。李银川先生的书法作品,大都充满了画意,有一种简淡冲和之气,有一种虚静空灵之美。在精神层面上,他追求画意通书意,常常将写意画的意趣渗入到书法之中,把绘画的感觉融入书法的字里行间,从而使其书法充满个性、充满情趣、充满魅力。

还有如毛泽东《沁园春·雪》、习近平总书记名句“撸起袖子加油干”,以及数幅如“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天道酬勤”等书法作品,大都“提取”了绘画的各种造型元素及构成因素,并在保持艺术原始生命力的前提下进行艺术整合,以意取象,以神写形,追求并完成一种融会贯通、相得益彰的审美旨趣。

图片 2

图片 3

        羊是六畜之一,它温善、活泼、锐敏,而且强韧耐性,因而常被作为吉物入诗、入画。与羊有关的文字和画作,几乎都包含褒扬、称颂之意。李银川善画白山羊,他笔下的鄂尔多斯白山羊,形态逼真、形象生动、以形传神,形神兼备。其代表作《三阳开泰》、《踏遍青山逐云来,一身洁白高山君》、《野趣》、《踏遍青山情未了》,等等,灵动有趣,神情各异,呈现了一种自然生态之美。这与他长期深入生活、善于观察,对鄂尔多斯白山羊的形态、神情、动作、习性等熟稔于心,不无关系。他笔下的白山羊,特别是他近几年的羊作,更升华为一种对羊的精神的理解,这精神也成为了画家本人做人、为艺的准则和最珍贵的品质。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李银川的一些动物国画作品,大都以行草笔意的挥洒和塑造而独树一帜。且不提那《不用扬鞭自奋蹄》等一幅幅形神兼备,充满生趣和诗意的“牛图”,也不说那《天下第一声》等一幅幅意境深邃,饱含笔墨情趣的“鸡画”,单来赏析一番那一幅幅用笔洒脱、堪称经典的羊作,即可让人感受到,李银川先生的动物画,绝非停留在对客观物象外形的模拟上,而是将自己的感受、情思和想象,与自然物象内在精神结合起来,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也。

图片 7

        那时,我和同事们经常看到李银川在一个大桌案前写字作画。他挥毫时那种轻松随意、从容淡定的神态,令人觉得他是在“画字”、“写画”。的确,书中有画,画中有书,书画互融,逸趣横生,是李银川的作品呈现给我们的一个十分明显的艺术特点,也是他追求书画艺术的至高境界。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书画艺术创作是毕生的事业,李银川迄今为止的一切努力,都在为今后的创作锻造基础,以求展示更为引人注目的艺术景象。他虽已跨入古稀之年,但仍乐观进取、陶然自得,仍不乱心志、不改初衷,不断开拓着书画创作的意境。我们有理由相信,李银川先生定会在书画创作的领域登上更高的山峰,用笔墨描绘出自己更加绚丽多彩的艺术人生。

        这位书画家,就是李银川。           

图片 12

                  2018年3月6日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还比如,在他的书法作品《早发白帝城》中,“彩云”两字颇有云朵飘逸在天空上的感觉,“舟”字像江中顺流而下的一只小船,而“山”字则酷似崇山峻岭、奇峰突起;他书法作品中的“舞”字更像是一个衣袂飘飘、轻盈优美、婀娜多姿、长袖曼舞的仙女,“狗”字则貌似一条机敏警觉、勇敢威武、昂首飞跃、四蹄生风的警犬。

        比如,《三阳开泰》是一幅写意画,画面描绘的是三只白山羊,用笔洒脱、不落俗套、姿态各异、意趣横生,而远方则是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吉运当头。有太阳才有生命,而羊象征吉祥,“羊”“阳”谐音,借用三只羊来代表“三阳”,“三阳开泰”的美好寓意便更加耐人寻味。从中不难感受到李银川先生倾注于鄂尔多斯的特殊情感,并将这种情感化作一种精神,以羊为载体而表现出来。诚如他自己所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己喜欢画白山羊,对鄂尔多斯白山羊情有独钟,不只是因它有一身被誉为纤维钻石的绒毛,而是它那佇立在高原风中飘逸静贤的君子气度。”

图片 16

        纵览李银川的书画作品,笔意奔放,格调高逸,书画一体,笔墨传韵,表达了他“书以言情,画以流美”的情结,展现了他多方面的艺术素养和特有的文化内涵。书画同源,源自人心,李银川对书画艺术的信念和执着,对书画艺术灵魂的体验和感悟,使他能将书与画奇妙地融合在一起,精美之至,给人以美的享受和心灵深处的启示。

他的另一幅书画一体作品《舞马神骏》,也是将书法用笔融入画法之中,一个繁体“馬”字,活脱脱一匹昂首扬鬃、逐日追风的骏马, 不但强化了作品中的笔线力度和笔情墨趣,而且明显地体现了古拙苍劲的书卷之气。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由李银川先生会同全秉荣先生创意而设计的鄂尔多斯电视台台标,构思巧妙,简洁明快,新颖大气,内涵丰富,不仅视觉冲击力强,而且富有时代感。台标似一朵祥云飘在蓝天,至今仍闪耀在鄂尔多斯电视台四个频道的荧屏上。作为自然意象,但又是概括化、审美化了的意象,“白云”彰显了一种自然美,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内涵;而“鄂尔多斯”第一个汉语拼音的声母“e”,将它与纯洁无暇的云朵相融汇,形成了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的契合。台标中运用书法墨韵,演绎出白云飘逸的审美意象,凝练、写意、静中有动、激情洋溢,象征着鄂尔多斯改革开放的广阔前景和美好未来,充溢着强烈的艺术感和浓厚文化气息。同时,该标识蓝白相间,色彩明快,具有鲜明的鄂尔多斯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体现了现代电视传媒之风尚,可识别性极强,又易于传播和推广。

图片 17

        在鄂尔多斯书画界,有一位艺风淳朴、个性鲜明的书画家,四十余年来始终将“以书入画、以画入书”作为自己乐此不疲的尝试和追求,以书之法透于画,以画之法参于书,书中有画,画中有书,书画出了独具个人风格的笔墨新天地。

图片 18

        李银川认为,书画同源,是说传统的中国书法和绘画有很多相同之处,尤其是用笔方法上如出一辙。他还说过:“一幅好的画,自然要有诗的意境,书的博大,歌的韵味。诗家沉雄逸迈之篇章,乃是画作筋脉源头之活水。”纵观李银川的画作,不难发现,他的“以书入画”,并非简单的书画拼加,而是“以书之法透于画”,从而使绘画语言更为丰富。

本文由betway娱乐发布于资讯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以书入画,慕迅自书百联

关键词: